台湾水泥和平开放工厂概念设计竞赛

  • 竞赛主题: 生态循环开放工厂
  • 官方网站:点击访问
  • 报名费用:免费报名
  • 报名时间:2019年09月18日 23:00 - 2019年11月29日 16:00
  • 报名已结束
  • 作品提交:2019年11月29日 16:00

*本竞赛信息为本站转发,相关事宜请咨询竞赛主办方 或 在本信息底部留言互助。

为推动工厂与社区共生共荣,台湾水泥公司规划在花莲和平水泥专业区,打造全台第一座开放生态循环工厂,并公开举办概念设计竞赛。台泥董事长张安平强调,「台泥是认真的,而且已经在执行这个案子。」明年一月五日苏花改通车时,台泥将会开放第一阶段场域「台泥DAKA」,DAKA是太鲁阁语瞭望台的意思,第一阶段开放的区域除了将向地方招募特色生态市集,邀请地方参与、提供过路旅人休憩空间,也将融合台泥循环经济发展的理念。 「台泥 DAKA」将是和平厂打开围墙供苏花改通车后的游客到来歇脚,也是先行为和平地区建立起一个与外界的连接点,展现工厂与社区的共生价值。
  
缘起
在工业革命两百多年后的今天,工厂的定义,正一再的被改写当中⋯
 
曰新月异的科技研发改变了生产的方式,企业视野的看法,调整了对工厂的想像,并进一步改变工作与生活空间的关系。
 
其实工厂可以是传递知识的教室,没有围墙的学校,可以典藏文物,包罗各种知识,是休闲园区,原生动植物的保育区及博物馆。一个大公园/工厂,是现代进步文明的地标图腾。
 
工厂,也可以与当地社区紧紧结合在一起。日本的大岛造船厂便全力与社区合作,为社区举办祭典、市集、与咖啡座,生产有名的大岛番茄与番茄汁。不只振兴了当地的产业,更与附近居民共享庆典,互助互信,共同打造了属于当地的特殊社区生态。
 
工厂,甚至可以创建一种全新、独特的循环生态系统。丹麦的卡伦堡工业园区,从 1960 年代便发展出产业社区的共生模式。汽电共生产生电力;电厂产生的飞灰,成为水泥厂的原料;再将工业产生的副产品,成为当地农业及养殖业的最佳天然养料来源。如今在卡伦堡产业共生园区内,已有三十种不同能源与资源结合的关系。所依靠的是有效的系统及人们的互信。
 
同样跟工厂一样对社会有重要性的是,人类的垃圾的处理方法。现在任何一个城市治理,都无法回避城市废弃物的处理。
 
1997 年,台泥配合政府产业东移政策,在花莲和平建立了全台第一个水泥专区,设厂之初即考量到循环经济的模式,采水泥厂、和平电厂、和平港三合一运营模式,最佳化资源使用效益,也开创此地成为亚洲唯一的循环经济园区,没有废弃物会出这个厂区,都能相互循环再利用。 2019 年,台泥更以「 」为宗旨,推动水泥窑高温协同处理垃圾,为社会解决问题,打造无废家园,成为循环经济的优良示范。
 
今年,台泥和平厂即将迈入第20 个年头,20 岁,是一个新的里程碑,我们在此刻,也看到了一个属于和平全新的机会– 苏花改即将通车,进入花莲第一个出口就在和平!我们决定打开工厂大门,打造台泥和平三合一循环园区,成为全台湾第一个「开放生态循环工厂」,将我们努力发展的生态环境资产,结合和平村民保存的太鲁阁文化,一起呈现在世人眼前,欢迎所有朋友,与我们一起实践,社区与工厂的再造计画,让和平成为开放工厂与社区共存共荣的新聚落。
 
开放工厂愿景
废弃物,是人类共同的课题,花莲县政府为了解决当地垃圾问题,邀请台泥运用水泥窑高温协同处理垃圾,台泥除了投入专业的技术,更将这份社会责任扩大,提出「开放生态循环工厂」的愿景,致力打造和平村成为全台第一个结合开放工厂与社区共存的新聚落。
 
苏花的新出口 和平的新起点
水泥窑的新世界

曾经,水泥产业被视为是一个影响环境的工业,工厂,就是带着破坏者的罪名存在,这几年,台泥看到人和环境的关系变了、人在意的事情不同了,所以,台泥这几年不断坚持,要成为一个对环境友善、对人类友善的环境工程公司,所有能对人类、对土地友善的事情,台泥都在努力去做。
 
台泥与任何团体都是一样的,我们都把「人要怎样与大自然和谐相处」作为追求的目标,只是我们使用的方法不同、出发点不同,台泥用经营和更整体的眼光来思考、来运作,我们用这么多年来累积的经验,要去打开更多想像。
 
我们今天在这里,不只是单纯要去谈台泥这几年已经在进行的计画,更想跟大家报告,下一个二十年台泥在这里的规划。
 
这些年,我们不断研究着水泥窑的下一步发展,想着,要如何让水泥产业走向零废弃、零污染、零排放。
 
我们也把生产水泥过程里,排放出来的二氧化搜集起来,发展「碳捕获技术」,再将二氧化碳转成藻类的养份,藻类让我们萃取出抗氧化圣品的虾红素⋯⋯
 
于是制作水泥的一千三百度高温的水泥窑,可以用来处理「人」生产出来的废弃物。一千三百度的温度有多高?那就像是地底熔浆一样,它让废弃物几近于熔解,存留的底渣又将能转为制作水泥的部分原料,完全不会产生污染气体和污染物的废弃处理,这在国外已有许多城市已有许多实际案例。
 
这一连串的「循环运用」产生的「循环经济」,是台泥致力要回头照顾环境的使命和重要任务。
 
和平的一份子
台泥和平厂从民国89 年在和平这里正式落脚,这里员工266 名,有60 位是在这里的居民,将近两成三都是和平在地人,和平厂早已经是台泥大家庭其中的一个家。
 
几次夜晚,从苏花公路往南,沿路的黑暗,远远,工厂的灯光亮着,在山里开车,上山、下山转了好几个弯,可以见到亮光,那成为一种安心的符号,苏花公路上的和平灯光,似乎已成为许多用路人的一个指标,20 年下来,我们与和平早已经息息相关、紧密相扣。
 
台泥和平厂已成为和平的另一种资产。
 
我们思考着台泥和平厂的各阶段任务,也不断去观望着整个和平聚落的发展。
 
台泥看见
和平这里有 1500 多人,台泥人在这里生活、有人成家、落脚。
 
我们在厂里听着老员工聊起这一路的改变,在街上与在地人闲话家常听着和平土地上的故事。我们发现,和平,有好多值得被探讨、被分享给更多人的美好事物。
 
和平有什么
有人说,哈娜的牛肉面务必要去吃;许多游客找不到的刈包家族,不能错过。街上的和平国小已经从日据时代就成立了,一个一百年的小学校就落在我们和平这个山中聚落里。
 
每年部落的庆典,传统太鲁阁族服总深深吸引着我们,那是美好文化的传承象征。老人家说的占卜鸟神话、GAYA 祖灵的规范,听着他们像是水鹿一样充满沉稳和智慧的语言⋯⋯
 
除了这些之外,这里的矿山上发现了很棒的兰花白芨,他是很好的中药材,这是矿山复育后的成绩。这几年夏天,厂里还出现萤火虫,这是环境生态保育的最好指标,只有无污染干净的地方,才能见到萤火虫的出现。
 
今年,和平港还通过欧盟生态港第一阶段认可,这里有一个美丽的珊瑚礁,肉眼可以看到喜欢在干净水域活动的魔鬼海胆、火箭鱼,厂里的人骄傲的跟我说,这里是和平的秘境,是和平大堡礁。
 
这些都在和平这里,它们已存在,可能被忽略。
 
我们很荣幸,可以在这里,与和平人一起享有这些值得保存和经营的资产。
 
和平的不一样
今年,和平厂也即将迈入第 20 个年头,20 岁,是一个新的里程碑,孩子成年了,和平厂也应该有一些不一样。
 
明年初,苏花改通车,和平是苏花改的出口,一段行程后,和平将成为大家第一个停留的地方。台泥看见通车后,这一条台九线将有新的转变,大家都可以想见,停留的人次增加、交通流量增加,各大众交通系统的车次都为即将通车的苏花改做准备。和平,准备好了吗?
 
台泥,准备好了!
 
新的起点:和平开放生态工厂
这几年,台泥的相关企业 —— 云朗观光集团,在台湾、义大利投入观光产业,我们习惯用着发掘的眼光,去探寻出更多的可能。
 
苏花改通车,车流量多了、人来了,停下来了,但,我们更想让他们停久一点,和平,不要只是一个「休息站」,和平,拥有许多可以让人停留甚至过夜慢慢探索的众多资产,他们保存下的文化资产、台泥努力发展的生态环境资产,都足以让和平成为苏花公路上的一个新的游憩区。
 
从「开放」出发
和平厂是全世界首创水泥厂、火力发电厂及港口三合一的「循环经济」运作模式,没有任何一个废弃物会出这个厂区,废弃物只进不出,这是全亚洲最独特的一个厂区,这样的运作模式,我们希望它可以开放成为一个「循环经济厂区」,一个属于全台湾第一个对外开放的工厂。
 
开放工厂是什么?开放工厂不是台泥凭空想像的,在德国、在日本,都已经有成功的例子。 
 
和平开放生态工厂
(循环经济厂区)

20 岁的和平厂,也计画着打开工厂让更多人进来,我们把它定位为一个开放式的「生态循环」厂园。
 
创新工业美学 绿能生态建筑
和平有着山与海结合的美好环境,长期以来,台泥和平厂的灰色建筑成为大众对工厂的记忆,在即将打开的工厂计画里,我们试着改变大众对水泥厂的既定印象,规划与环境融合的绿能生态建筑,融入山海元素,将自然环境视为设计的一部分,它将会是和平的新地标、也是生态教育环境聚落的新地景。
 
生态教育 知识探索场域
这个园区,它更是一个「生态教育」场域。
 
我们有和平大堡礁秘境、我们有每年夏季来报到的萤火虫。我们也将在这里设立「希望种子植物馆」,将台泥旗下的《辜严倬云植物保种中心》,复育超越3万种濒危植物,在和平成立保种第二个家。
 
环境省思 活的博物馆
这个园区,它应该是一个「活的博物馆」,我们将公开厂电港排放的数据;让水泥窑处理废弃物的流程透明,这里可以看见影响人类文明发展的水泥产业的转变。
 
它是一个人与自然和平相处的环境教育场所。和平厂是现代人为环境永续、为这个土地努力的成果,厂电港三合一的循环经济运作,水泥窑二氧化碳排放捕获,虾红素的萃取与相关产品的开发⋯⋯都是现代人对环境的觉醒,我们致力把被视为影响环境的工业,积极努力转换为对人类、对环境有益的发展,和平厂是最佳的示范。
 
互动探索 五感六觉体验
这个园区,它也是一个五感六觉的「体验」教室。
 
透过手的触觉、嗅觉的记忆、视觉的感动、听觉的沉淀、甚至加入味觉的体验,让这个生态聚落更具互动性,在各种实际操作过程的体验下,这里,将成为一个最好的生态学习教室。
 
我们希望能融入设计水泥手作教室、提供废弃物再生创作课程、虾红素美食制作,甚至规划原住民文化体验等活动,让参观者可以用五感体验去感受六觉,「亲自参与」将会是这个「园区」的特色。
 
我们希望融入山海聆听区,带领参观者聆听太平洋的海浪声、海上的鲸豚的声、勇士山里的虫鸣鸟叫和山羌,设计互动装置科技,感受山林和海洋的存在。
 
我们希望融入植物触摸区,让人认识更多大自然的成员,让平常鲜少沉淀下来的心,在这里可以重新唤醒。
 
厂区延伸至外的聚落经营与社区营造
「和平开放生态工厂」计画,不仅思考着厂内的规划,我们认为,更应该向外各聚落发展,整个和平区都将因为工厂的开放,成为一个命运相扣的聚落。
 
和平车站可以规划成为进出整个和平的重要出入口;部落的生活体验,太鲁阁族的文化故事、传统原住民的美食小吃坊,或是前往矿山体验开矿人的世界,找寻长相如同青龙盘绕的平地野生兰,甚至争取澳花边界游憩港开发等等,都将会是未来「聚落」发展的一环。
 
台泥有丰富的资源,我们不仅打造厂区,也将以社区在地服务的形式带着和平人一起投入聚落发展。
 
部落文化与创意美食
我们可以找来星级厨师为社区规划,让传统原住民美食添加创新;我们也能释出虾红素授权社区使用,一起开发虾红素食品,让这里成为台湾独特的「虾红素美食圈」;我们可以规划太鲁阁文化展览馆、假日生态市集摊区,让聚落形成一个彼此互相流动的新社区。
 
我们要让和平成为全台第一个结合开放工厂与社区共存的新聚落。
 
未来 我们一起
这不仅仅只是一个开放工厂计画,而是一个打造观光生态聚落的计画。
 
「和平开放生态工厂」会让许多人停留在这里,我们知道,更多人将从一个小时的休息,到两天一夜的小旅行。更多特色民宿需求、更多餐饮需求,都将在未来一一浮出,台泥和平厂的开放只是一个引子,它将从一个点(工厂)连结每一个和平人,产生许多条线,再铺成整个和平聚落面。
 
台泥,慎重在这里,邀请所有的社会大众,一起打造全台唯一的生态教育环境聚落,让我们从这个新起点开始,一起为和平努力。
 
参赛资格
专业组:
1.已取得中华民国政府建筑师执照之专业人士,单独或共同参加。
2.国外执业建筑师,单独或共同参加。
 
学生组:
我国或外国大专院校空间设计相关科系在学学生,单独或共同参加。

竞赛规则与奖励
专业组(共 2 阶段)
初选 - 概念提案暨设计提案:
初选采书面审查。择优入选 3 组,取得晋级决选资格。
决选 - 细部深化提案:
初选入选 3 组,拟定于 1 月中旬向评选委员会进行初选提案之设计简报,并依据评审回覆建议进行第二阶段的深化修正与细部规划提案。
决选评分包含书面审查与设计简报答询。
完成决选 - 细部深化提案之参赛者,每组可获得奖励金新台币 100 万元整,水泥奖座一只。
依评选结果取一组优胜者,可取得建案设计议约权利。

学生组(共1阶段)
决选 - 概念提案暨设计提案:
采书面审查。
择优入选 3 组,每组可获得奖励金新台币 10 万元整及奖状乙式。
※ 主办单位保留评选委员会审查奖项从缺或增加之权利。

*本竞赛官方网站: 点击访问

*该竞赛内容可能存在变更,请以竞赛主办方或官网发布的为准。


* 互助留言 *

要评论或留言找队友,请先登录